幸福是如何,乌金的份量

“时光穿梭终于盼到了这一刻,风起叶落围城是一片金黄色,雪花飘着,花季已过,可是你在我的手心开始绽放了。回忆昨天心里难免有些酸呢,看着此刻那一切又算得什么。父母笑着,女儿婀娜,于是我在你的心里开始得宠了。幸福是什么,是我们牵手慢慢的走着。幸福是什么,是我唱着你听着。”今天,听到这首歌的时候,心里拂过了一阵淡淡的幸福感。

乌金的份量(孔令梅)

——阳城煤矿组织女工下井体验心得

,我参加了阳城煤矿组织的女工下井参观活动,心情紧张又激动,早就听说我们的井下采面是大倾角采煤,条件非常恶劣,开采难度大,工人作业非常辛苦,今天能把耳闻变成目睹,我想今天一定是我这一生都能记忆犹新的一天。

从早上八点半在井口集合到中午十二点半上井,4个小时的时间里,我感受最深的就是煤矿工人的辛苦和不易,我们徒步行走还累的两腿发颤、汗如雨下,何况我们的矿工们还要在井下从事艰苦的劳动,有时还要背负几十斤重的东西。刚下去的时候,在猴车巷里,我看到往回走的工人满身疲惫的样子,想像不到他们的劳动强度到底有多大,心里默默的对他们说:“你们辛苦了,回去好好休息。”直到下3301辅助切眼时,才彻底明白,就算是不劳动,一个班来回走几趟,也是非常辛苦的,四五十度的斜面,我们手里抓着绳子,脚下打滑,觉得没有支撑点,下的非常困难,我们的矿工还要扛着东西上下,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克服的。在3301工作面上,也是这么大的倾角,不过人的活动空间比辅助切眼更小,地面更滑,感觉脚下使不上劲,我们只能用双手紧紧的抓着支架,蹲着一点一点的往下走,才下了20多个架子,就感觉支撑不住了。听带队领导说,工人干活的辛苦大家可想而知,就是矿领导一个班都要来回走几趟,听着心里一阵阵的发紧,我的工友啊,你们在这么大的斜坡上安装起了现代化的工作面,那时一种什么样的神奇力量?我的工友啊,你们在这么艰苦的环境里生产作业,为世界开采光明,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毅力和耐力?我的工友啊,你们下了班,还要做父母的好儿子、妻子的好丈夫、孩子的好父亲,为家人遮风挡雨,那又是一种怎样的情怀?我们是矿工的女儿,是矿工的妻子,有时在家里对父亲撒娇,对丈夫唠叨,现在想想是多么不应该呀,姐妹们都说一定要把家里的顶梁柱照顾好,让他们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,安安心心的上班。

在升井的罐笼里,我息了矿灯,体验从黑暗到光明,不论外面是什么天,井下都是一个天,我们的工人就是这样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在井下劳作,我想为什么都把煤炭叫作乌金?除了它是工业的粮食,发展经济必不可少,还是不是因为它的来之不易,我想以后会用另一种眼光去看煤炭,以前它在我眼里只是煤炭,是固体,已后它在我眼中就有了生命,它们凝聚了我们矿工的血汗,凝聚了我们矿工消耗的体力和健康,我是运销部的一名员工,这滚滚乌金要在我们手中把价值变现,我以后会更加努力的工作,爱岗敬业,因为工作懈怠就是对矿工劳动的亵渎。

(阳城煤矿 孔令梅)

以前我总认为有车、有房、有存款,就是幸福了。在煤矿工作久了,我所理解的幸福悄悄的发生变化了,无时无刻不和安全紧紧联系在一起。

今天早上,我匆匆忙忙的出门,准备坐班车去上班。老婆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追到门口问:“晚上回家想吃什么?别总这么着急,在井下更不能急,注意安全!下了班早点回来!”看着面前这个傻女人,一只脚踩着自己的拖鞋,另一只脚上是我的拖鞋,我忍不住笑了:“再说吧,我来不及了,上来井给你打电话!”

班前会上,工区的领导说今天要有女工要到我们的工作面体验生活,让我们在她们经过时一定要多看着点,千万保证女工的安全,还要和往常打起十二分精神按规程作业。干起活来,时间就过得快。远远的一队灯光离我们越来越近,等这群“小红帽”出现在我们面前时,我和工友们交流着眼神,偷偷的笑了。毕竟是女孩子,走这点路,一个个小脸红扑扑的,汗水打湿额前的碎发,服帖的粘在鬓角。随行的领导用尖锥在地面上画个圈,对来体验生活的女工说:“这就是2303了,下一次井不容易,咱带着防爆相机呢,大家可以在这个位置留个影。”领导让我们暂时停一停手中的活,等她们过去再开煤机。我看见一个女工站在那个圈里,对着镜头微笑。我认识她,上次矿上组织“井口送清凉”时,就是她在井口递给我一块西瓜。好羡慕她呀!在井下工作好几年了,也没张这样的照片。要是有一张该多好,拿回去给媳妇和闺女看看。等她们拍完,随行的同事端着相机向我走来,她提出要给我和工友拍张合影。心里那个美!女儿总说我是“大黄牙”,有这张照片,她就知道她爹的牙其实非常白!我傻笑着想她们娘俩看我的照片时,是心疼多一点,还是骄傲多一点呢?

井下专用的闪光灯引来了我的班长。他是个老工人,干了一辈子煤矿,没多少文化,可是井下这点事儿,全逃不过他的眼睛,说出来的话都是实实在在的。他说:“哦,你小子比我强,我都快退休了,也没个井底下的照片。照个像行,看着点儿头顶上、脚底下。要是有个闪失,爹、妈、老婆、孩子都跟着倒霉!”

到交接班时间了,收拾干净现场,我们把工作面交给了下一个班。工友们坐在人车里,疲惫轻松的说笑调侃。主巷道两边有很多安全宣传画,其中有一副上是一个笑得很甜的小女孩。每次经过这里,我都会对着她微笑,她太像我的女儿了,连那颗“小虎牙”都很像。

“喂!嗯……上来了……没事……不累!不说了,我去洗澡,抓紧时间泡泡,班车一会就该发车了……行!你看着做饭吧!问丫丫想吃啥?一会给我说,我买了带回去!”还没来得及洗掉手上的煤,我用两根手指紧紧的捏着电话给她打过去。我知道,她等这个电话已经一天了,接完电话,她的心就可以放下了。

坐在回家的班车上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,梦里仿佛又听到那首歌:“幸福是什么,是你哭了我依然抱着。幸福是什么,是我能笑着睡着了”。(柏鸥QQ:414792841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